第十六章:神秘莫测

2Q17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花粉文学 www.hfwx.net,最快更新顾检,别来无恙最新章节!

    郑艺瑟直接望进顾贤禹清澈如水的眼眸里,仿佛在他眼底寻觅什么,“就凭你们这些正人君子,是抓不住李国瑞他们这群狡诈小人的,想必这一点你们自己也清楚得很,不然也不会拉我进组。”

    顾贤禹不得不承认,眼前的这个女人,他一直是看不懂的。好似总是藏着数不尽的秘密,却让人忍不住去探索去渴望知晓谜底,但这过程往往就像飞蛾扑火,一个不小心会被她烧的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何娟。”郑艺瑟沉默片刻后吐出两个字,顾贤禹听罢愣了愣,诧异的看着她,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提起这个名字,但显然这是她条件里的重要部分。“身为原首席检察官的顾检,这个名字你应该不会感到陌生。”

    “五年前因虐杀亲生子女而被逮捕,并判处无期徒刑、终身监禁的何娟?”

    顾贤禹陷入了三年的回忆,那时这个案子因作案手法丧心病狂,而引起公愤和舆论轰动一时,成为所有媒体市民的焦点。再加上也是当时身为市长候补梁盛源麾下最有名的手下、也是全国最有实力的鲁豫齐检察官所代理的一个案子,而梁盛源也是因此得到了更多的支持,最终以超过对手百分之十五点多的支持率获胜。

    而他是秦简平的学生,也就是鲁豫齐的老师明鹏的死对手,两人都是实力资深检察官,也因为政治理念以及三观的大相径庭而对立数十年。秦简平可以说是一身正气,并且淡泊名利。顾贤禹也是随了他,尽管身处充斥着利益金钱、各种诱惑的社会,依旧保持初心正义凌然。而相反就是明鹏和鲁豫齐,为了名利无所不用其极,表面却装的一副大义凌然的好人样。

    五年前这个案件他和鲁豫齐都有争取,但却因为如今明鹏混的比秦简平好,自然是被他们夺了来。不过两人倒是也没再多想,本就不是什么喜好追求名利的人,最后也只是留心多注意了几眼。不想如今这个案子竟然又被郑艺瑟提起,而且她明显就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见她,哪怕一面。”郑艺瑟喝了一口啤酒,神色自若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顾贤禹再一次皱起了眉头,清澈的眼睛如泉水,但此刻却像是扔了石子进去,溅起了一片涟漪。“郑律师,你为什么要见她?”他紧紧盯着她,不想放过她任何一个神情。

    “当年法院规定两年之内不得有任何人探监,虽然如今已过了那个期限,但由于何娟因那个案子而众叛亲离,所以五年一直没有亲人去探过监。而像我们这样的执法人员,如果没有批准是无法私自探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在何娟的案子上,只有你有这个权限探监,所以我急需你的帮助。当然,你也需要我的帮助,我们俩这样是互相扶持,共同谋求双方利益。”郑艺瑟丝毫不畏惧他的打量和探究,坦坦荡荡的回视其目光。

    顾贤禹皱眉思考片刻,最后拿起被他放在一旁的啤酒,轻巧打开喝了大大一口。再喝完了整罐啤酒后,他才开口说道。“好。”

    听罢郑艺瑟终是笑了,笑的无比灿烂。“顾检,合作愉快!”她双手捧住他的脸,重重的亲了一口他的脸颊,随手扔下空了的啤酒瓶,便丢下他一人到浴室泡澡了。

    顾贤禹被她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搞蒙了圈,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,等他回过神却发现做了坏事的人已经自顾自的扔下他享受去了。无奈扯了扯嘴角,将手中啤酒罐里最后的一口喝完,替她将这些垃圾收拾好扔在了垃圾桶里。扭头环顾四周,她的家里依旧是那般乱糟糟,可以说完全没有落脚点。无语的摇了摇头,清澈温润的眼眸里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郑艺瑟伴着宿醉醒来,随手从床头柜里拿出止疼片,也不管有没有吃早点就就着水喝了两片。她起身快速的梳妆打扮好后就坐着出租车来到祥云集团公司,前台热情恭敬的接待了她,将她带去了总裁办公室,而祥云老板曹慧丽一早就在这里等她,见她到了便和她坐在沙发上喝茶谈话。

    “艺瑟,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了,当然,钱肯定不会少你的,事成我重重有赏。”曹慧丽一脸的焦急和惆怅,忍不住伸手拉住她。

    郑艺瑟笑着回握住她的手,嘴角的弧度十分勾人。她在昨晚深夜接到了曹慧丽的电话,是关于她出轨被丈夫抓奸后要和她离婚以及分家产之类的,具体情况她也可以想得到,说实话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官司,但对于也不能说有百分百的胜率。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你不嫌弃我名声臭,这忙我肯定帮。再说,谁会和钱过意不去呢?”她大得出奇的凤眸满是狡黠,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这是不安好心,又在算计什么人或者什么事。

    说起曹慧丽,两人相识于三年前,她公司被人控告产品质量出问题,而聘请了郑艺瑟作为其律师来辩护,当然最终结果是以完胜了结,自此两人便也算是成了朋友。而她的老公郑艺瑟也有过听闻和了解,两人当年家族利益联姻,几年的婚姻毫无感情只有金钱。耐不住空虚寂寞,便在外面保养了小白脸。却不想不仅被她丈夫发现,还设计陷害她,想要借此机会夺得她的公司和金钱。

    “杜明涛真是个垃圾,明明自己在外面也有人,这么多年多这样过来了,却不想如此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!亏我还看着这几年的情分,那小气男人竟看上我的东西,真是气死我了!”曹慧丽也是一女中豪杰,不靠家族白手起家赢得了金钱和地位,这生意做的越来越好,远远超过了他老公的公司。恐怕这也正是杜明涛最嫉妒,和最惦记的事了。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,气不过还摔着手上随手可以抄起来的东西,原本的焦虑也在郑艺瑟的几轮问话,和了解情况过后只剩下了愤怒,如火山爆发般的怒火。“渣男,一定不能让他得逞,这可是我信息辛苦打下来的基业,怎么可以说没就没!?艺瑟,你快想想办法,好好打击打击杜明涛那个混蛋小人,我可不想栽在他手里啊!”

    “大致情况我差不多了解了,但我还有一事不明。刚才你提到他也在外面有人,且你们这样各自在外都有情人,这样的情况维系了很多年,是吗?”郑艺瑟方才开始便拿着笔记本记录着重要的事,而随身携带的钢笔其实也是录音笔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是他先在外面有的人,先提议这种自由婚姻,没想到这时候却反过来倒打一耙!”曹慧丽听罢更是气不打一出来,脸上怒火难消。

    郑艺瑟挑了挑眉,“有证据吗?或者说,你就能证明是杜明涛提议,并先出轨吗?”

    曹慧丽皱着眉头思索片刻,露出了一脸的担忧和为难。“这都是多早的事儿了,哪儿还有什么证据.......再说我们当年也只是口头协议,根本没什么实实在在的协约合同之类的。怎么,很难办啊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没有证据,我们可以制造证据。”郑艺瑟不假思索的说道,嘴角也勾起了深深的弧度。